墨浪文學網

狂浪的文采 和 潑墨的心情 都是人生一大饗宴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日曆日曆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分享 | 
 

 課前‧課後,那繽燦的時光《第一部曲__背負傷愁的使徒》(02)

向下 
發表人內容
Gui〞韻官
=墨客=
=墨客=
avatar

文章數 : 32
經驗值 : 30401
人氣 : 13
注冊日期 : 2010-07-31
年齡 : 23
來自 : 世界の果て

發表主題: 課前‧課後,那繽燦的時光《第一部曲__背負傷愁的使徒》(02)   周三 8月 25, 2010 2:02 pm

摁...這應該是第一次編小說吧!? (謎:應該...?
文詞拙弱請見諒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序‧代替世界結構的說明

  科技日新月異,文明的追朔技術也更加精湛,不斷被挖掘的遺址及不斷被證實的歷史讓各國家的人們開始熱情地研究起古老的成就並讓其融入於新時代中,先民們絕倫的創意使後人們驚歎不已,尤其在這個多元創意精進時代,文化又達到了一個顛峰。新一代的政治家們開始聯手致力於教育改革中,新式學堂有條不紊的規劃與舊式學堂的廢除,說明了歷史不但能影響著經濟,甚至還能改變政治、教育及人們的思想。
  世界看起來又前邁進了一步,不過,檯面上風平浪盡,私底下反而更加暗濤洶湧了,各國無所不用奇巧,因為政府們都從報告中了解曾經失傳的機密,考古學者們被逼迫不得將有可能增強別人國力的報告公告於世,
而那些失傳的機密卻巧妙地融入了新式教材中,當此,各國榜上有名的部份學府,皆因政府的命令而悄悄地杜絕了交換學生的出現。
  台灣,由於歷史的淺短,也因政治的處境,而成了少數已開發國家中唯一完全對外開放的例子,然而因本錢少而獲利大,絕對多元的環境,使之成為世界最注目的國家。蘭堂國中,就是其中最經典的例子…

第一章‧淒夜的狂奏曲

(1)

  「新聞上的人們總讓人感到無力。」我...總是蹲在電視前看著電視如此想著...
  「是否...是否...這事有一天也會降落在我身上呢?」今夜的我將臉窩在毛毯裡沉思著。
  「不行...我快撐不下去了...沒人救得了我...我...必須要逃...逃...到不會被發現的地方。」


(晚上十點貳拾分,蘭堂國民中學前)

  蘭堂國民中學坐落於美崙地區,依《教經革法》1257條(注1)的關係,幾乎整個上美崙皆是它的學區,東西兩門接鄰著機場以及縣政府,交通方便。
  默道上一片清幽,今夜的洲十二線上看不到一絲車跡,轉角的加油站早已拉下鐵門,只剩下一排看似無盡的燈光矇矓。校門前有著兩排斑馬線,斑馬線旁的紅綠燈已然轉變閃燈,閃燈旁不知何時的站了一個人,那人正不滿的站著三七步,右手插著腰,左手拿著手機按著__Sabisu的新型觸碰式手機(!?)
  (Давние боли Идут чередой. Пусть собираются все.Oh~~~~~Oh~~~~~Oh~~~~~)(注2)夏夜寧靜,靜的就算在都市中,蟬聲鼓動依然清晰,此時的撥通聲響更是詭譎,像是對大地的咆哮般,萬物被震懾的鴉雀無聲,彷彿人也要被吞噬了一般。
  而伴隨著接起手機,那人便破口大罵:「襯!說怎的十點準會到兒,都過了半時還沒看到半個人影!?」
  說實在的,雖然那人是如此地不滿,但可能連見到面也不會認出來對方是誰。黃旌旗(驚奇),這不睡覺的夜貓子,昨天在漢江國中聊天室(注3)與從沒見過面卻又認識許久的鍾牖仁(有人)、何晉曲(進取)、孫祥弁(強辯)討論今夜是否要來這看似陰森詭異的蘭堂國中瞧瞧,有人是沒意見、進取倒是不想來,總道著他的名言:「麻煩...再說吧!」沒想到馬上就被他小學同學強辯噹說:「唉!進取一點也不進取的!」就決定了今天的這場聚會。
  「這回買的清心烏龍茶包淡且有股清香,入口回甘明顯,喉韻持久無澀味,即使被困於茶包之中,也能泡出真正茶味,搭配上麥噹勞的蘋果派,真是別有一番風趣,不錯,好茶好派好味道。記得網上說此茶採制於芒種至端午期間,同一株茶樹會分兩次採收,主要是要讓小綠葉蟬能完整的侵食茶葉因此……」突然出現的人聲讓驚奇大叫了一聲,因為這並不是手機裡對方的聲音,而是大門旁昏暗處所發出的聲音。
  「就兜嘛嗲!馬上就到了,喂…咦…驚奇…發生什麼是了?…ㄟ…你有在聽我講話嗎?……」手機的另一頭說道。
  回過神的驚奇,先是回答道:「嗯…反正快會就對了!」便先掛了電話,然後輕輕地朝著暗處發出聲的角落邁進。
  「摁…下回買來種種看好了。咦?那裡的是!客官,要否來杯美人茶呢?」
  「……」喃喃自語的人看到了驚奇便問了「客官,要否來杯美人茶呢?」不但讓驚奇嚇到無言,「客官」這是多久以前的用詞呢?更讓驚奇想道。
  「這位客官…客官…您可否聽我在說的話兒!?」說話的人是名女性,外表看似非常的成熟,一頭烏黑長髮(其實髮色看不太清楚),眼睛在這暗處依然十分明亮,像貓眼一般,坐著金剛坐在鋪了草蓆的地上,草蓆上似乎有幾塊蛋糕,唐裝!?或許是穿著唐裝,這人拿著溫水壺,殷勤的問著傻眼的驚奇。
  「痾…」
  「嗯!?」
  這裡已經算是校園內部,所楚位置是管理員間門口前,常理來說是看不到的,不過正當阿桑還在思考該說,背後就有幾人發聲道:「驚奇先生,你怎麼沒說你會帶馬子!?」「在這種地方密會,喫!難道是怕讓我們看!?」「撤…就說不來了!」沒錯正是那群損友強辯、有人及進取。
  在驚奇還沒來得及回答時,此時坐著金剛坐的少女突然站了起來說道:「耶!客官們,可否聽到我的話兒!要否來杯美人茶呢?」
  「……」
  「哪泥……」
  「Yo!那就先謝謝妳囉!」
  「請坐。」原以為大家都會是一樣的反應,沒想到有人馬上就回答並且坐了下來,接了茶杯,開始喝起茶來。
  「這蛋糕可以吃嗎?」
  「摁!請用,別客氣呢!」
  「這兩個東西搭配起來還真美味呵!這位美女常常這樣吃嗕?」
  「痾…」似乎因被稱呼美女而靦腆一會的回說:「您過獎了,這不過是我的一點喜好。」
  看著兩人一來一往,三個人的表情竟是不盡相同,驚奇依然的無言,進取的表情冷漠,強辯愉快的吹著口哨。
  「耶!?兄弟們來吃些蛋糕和喝些茶吧!茶冷掉也不好喝的說。」吃著滿足地有人好像突然發現還有朋友,便熱情的說著。
  「摁!這些客官也坐下來一起品嚐吧!並不需盤殘的!」
  「痾…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過了五分鐘……)

(依然還在吃喝……)

(過了十分鐘……)

(依然還在吃喝……)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咚~咚~)

  晚上十一點的鐘聲到了,本來好像沒差的幾人依然吃著喝著聊天著,不過突然發出了一個尖叫聲:「啊~~~」及一個神祕的聲音:「嘿嘿嘿嘿嘿嘿。」讓驚奇想起了他們來此的目的。
  「襯!都忘了本來的目的了!喂!該走了!」
  「啊!」
  「對齁!」
  「愚蠢…」
  「嗯!?客官們也要進去逛的乎?不知小女是否也能一同前往呢?」
  「當然囉!美女!」有人馬上答道。

※注1:《教經革法》,全名教育與經濟改革法,於西元2103年三月頒布,並於同年六月實施,根據其法第1257條表示,為其學校提升多元力及競爭力,政府有權將土地於大規模整收並效率其規劃。
※注2:俄文,其翻譯為:「往日的痛楚般般朝我侵襲,就讓這一切蘊結吧!歐~~~」取至 Bumac Vitas的onepa 2 Прелюдия。
※注3:這時的台灣東區只有兩所國中,蘭堂國中及漢江國中,其中蘭堂以多元為名,而和將以資訊為名。


Gui〞韻官 在 周日 8月 29, 2010 9:10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原因 : 改錯字)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禮夜
總編
總編
avatar

文章數 : 83
經驗值 : 32611
人氣 : 7
注冊日期 : 2010-03-09
來自 : 現實與虛幻的邊緣

發表主題: 回復: 課前‧課後,那繽燦的時光《第一部曲__背負傷愁的使徒》(02)   周六 8月 28, 2010 7:26 pm

加油~

期待未來內容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inkblot.forumotion.com
Gui〞韻官
=墨客=
=墨客=
avatar

文章數 : 32
經驗值 : 30401
人氣 : 13
注冊日期 : 2010-07-31
年齡 : 23
來自 : 世界の果て

發表主題: 課前‧課後,那繽燦的時光《第一部曲__背負傷愁的使徒》(02)   周日 8月 29, 2010 9:11 am

(2)

  一路上,相信大家都會有相同的感觸:「強辯真的是強辯呀...」為什麼如此說呢?因為從剛進門開始,強辯便開始介紹起蘭堂沒有停止:「不只是外頭的門面浩大,蘭堂國中的長廊也是令人讚嘆不已呀!尤其是在這個,尤其是在這個天黑月清的夜晚裡,雖然僅有長廊的兩旁有矇矓的燈管,但路途旁的景緻被月色潤澤的朦朧,更顯示出它的藝術感,詩人爾德魯曾說:『回瀾山水甲天下,蘭堂山水甲洄瀾。』雖然似乎是個稍息的詞句,不過從中我們也能了解蘭堂的美麗...」
  終於,一行人終於看到了第一個岔路,岔路轉角處有著復古的牌子寫著「中央廣場」「校總部」「舊宿舍」「科學館」及「下一個岔口」,牌子旁則有一個看起來像臨時搭建的佈告欄說「當然了,初次見面的怪傢伙們,你們一定要去舊宿舍逛逛,中央廣場上只有無限的光明,直接過去就太沒意思了!不是嗎?」
  「唷!聽說這間有鬧鬼唷!〈周杰倫風格〉」此時有人被對著大家說著。
(說話的同時其他人都已經不見蹤跡了〉
  「...雖然用詞有問題,但也不是這樣的吧...」當然,故事通常都是追上他們繼續發展,其實很害怕的友人當然是朝著中央廣場追了過去〈男生的第六感!?〉。


  (一段時間又過後,宿舍前不遠處〉

  「你們剛剛怎麼都不等我啊...」
  強辯背對著他說:「我剛剛有叫你啊自己不理我們的。」(說這句話的同時)
  舊宿舍大樓內部傳來「啊~~~(女生的尖叫聲)」所有人都愣住了(完全動不了...)

  (一秒過去...)

  (兩秒過去...)

  (三秒過去...)

  「不能過去...」

  突然,進取好像三太子上身一樣的說:「不能過去...不能過去...不能過去...」
  「這...這...這...」少女好像被嚇到的說著。
  驚奇則向流氓一樣打他頭一下:「你他媽的留生機喔...」
  恍神回來的他們...之後...發現:
  「欸......有人呢?」
  「哪兒有人?」
  「鍾牖仁啦...」
  「...」
  其他兩人(東張西望):「欸!!!!強辯也不見了...???」
  正當不解的他們,突然感到一陣毛骨悚然,宿舍旁破碎的窗戶不久前開始送出乾熱的風,咦呀咦呀~忽似驚嘆的殘肢在宿舍對面的林間伴著風搖動著枯藤的的不斷響起,昏暗的業使其中一人也發現越亮就在不久前被沉積雲給蓋住了,「咦呀咦呀~」由於三人注意力已經轉到了門旁的新建公佈欄,三人並沒有發現...混雜在雜聲哩,那是在樹蔭哩,矇矓地...矇矓地...矇矓地顯現的身影,及其轉瞬即逝的鬼魅身型所發出的聲音。

  「行方不明者の寮、人々に路上に次第に会わなくならせている寮よ。」(失蹤者的宿舍,讓人們在路途上逐漸消失的宿舍唷!)

  進取:「如果這是學校搞的把戲,這故意也真令我越來越期待了!」
  「這...這...這...」少女跟剛剛一樣像不知所措的說著。
  「這...這...這...」驚奇像是學著少女,不過...「這是血!!!」
  進取:「呵...哈...哈哈哈,學校的道具還真是逼真呀...不...不過這可嚇不到我的。」
  顫抖著進取推開了門「手!.......」變昏了過去。
  「這...這...這兒魔術魔法用的真是精喃,好像還掺了些法術的味兒咯!」突然少女說道。
  「喂!」
  「摁!?」
  「...算了...先叫醒他吧!」
  「嗯。」

  (三分鐘後...)

  「膝...膝...膝枕?」
  「...這隻斷手送給你!」
  「喂!」被這麼一說,進取立即從地板上跳了起來(怎麼可能會有膝枕嘛!)
  「快走吧...進取真的一點也不進取的。」
  「關你啥事!」
  「噗嗤」少女偷偷的笑了一聲。
  就在他們朝著剛剛在進取昏倒時所發現的路線表前進時,白影何進取:「嘿嘿嘿...看我怎麼整死你們。」
  進取以他敏銳的聽力聽到後轉身看了一下:「摁...?錯覺?」

  (三分鐘前...另一方面)

  (PartyBoy之道 兄弟為你撐腰 Boom~ Yeah~ Boom~Let's get this Party!Carzy! 你在愛情跌倒 回家讓你撒嬌 Boom~ Yeah~ Boom~Let's get this Party!Baby!)一個人驚慌的桉了手機的靜音。
  「茹羿,怎麼用那麼老的歌!」另一名女性說著。
  「吐嘈的點不是這個吧...」茹羿傻眼的說。
  「妳想被踹齁??」
  「對...對不起。」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課前‧課後,那繽燦的時光《第一部曲__背負傷愁的使徒》(02)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墨浪文學網  :: 墨林論劍。誰與爭鋒 :: 長篇小說-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