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浪文學網

狂浪的文采 和 潑墨的心情 都是人生一大饗宴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日曆日曆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分享 | 
 

 【短篇小說】冷心資源(第一章-02)

向下 
發表人內容
寒月
總監
總監
avatar

文章數 : 63
經驗值 : 32904
人氣 : 28
注冊日期 : 2010-03-09
來自 : 時間與空間的產地

發表主題: 【短篇小說】冷心資源(第一章-02)   周四 8月 26, 2010 8:51 pm

好多對全班來說稀鬆平常的場景對話,每天發生,所以我記憶猶新。

我們並肩跑著,在偌大的草地上,一圈又一圈。每次體育課的慢跑熱身,我們總是不自覺地跑在一起。他瘦小,我高長,但他跑起來好像完全不費力;而我運動少,半圈就氣喘如牛,卻兀自硬撐著,課業上不服輸的精神表露無遺。

「你還可以吧?」他叫道。

「當然可以。」我努力讓自己聲音正常。

放眼望去,有些男生還在我們後面,有些女生甚至用走的開始閒聊起來。不知道我們倒追過她們身邊時,她們會對「全班第一名和最後一名跑在一起」作出什麼稀奇勁爆的註解。

體育課分組時,我卻很少找他。其實跟他一組也沒什麼大不了,但我總是不好意思拒絕其他人的主動邀請。又或者,我也是自私的吧。反正我可不是什麼輔導員,還要整天帶著他,而他應該也習換了孤獨。我偷偷送給他一個不好意思的眼神後,就沒再注意他了。

到了午餐時間,一桌桌營養午餐排在講台前,大家爭先恐後地擠上前打菜,唯恐最後只能盛到凌亂的「剩菜」。插隊爭執這種事常上演,有些貪圖快速的人,乾脆直接繞過餐桌,站上講台,連平常裝得很淑女的,口口聲聲指責別人插隊的,都享受著這種便利。

而我可不幹這麼下流的事。

也因為這樣,每次盛飯都得等上好一段時間。

看著冗長的隊伍,我注意到施瑞福排在最後一個,幾乎每次。

「讓我先排好不好?」一個挑逗的聲音在施瑞福和我的耳邊響起,那是黃寬偉,體型就跟名字一樣,不過身高還比施瑞福矮半個頭。

「是我先來的啦。」他激動卻無力的辯解,音量很小,腳步已經在慢慢倒退。

「謝謝啦,很乖喔!」黃寬偉就這麼插了進去。這種情形已經見怪不怪。

施瑞福臉上的表情很不自然,顯然是認為不合理,卻無從替自己爭取。他看到我走過來,揮了揮手道:「你先!」

「不要。」語氣酷得跟命令一樣,我偷笑了一下。他被插隊已經夠可憐了,幹嘛還讓我排?

的確,那些人的行為讓我嗤之以鼻,但是我最缺乏的就是正義感,完全不懂什麼叫做見義勇為,事事評估對自己造成的傷害,只求明哲保身。於是,我掏空語氣中所有惡意,用半開玩笑的語氣問黃寬偉:「嘿,矮了不起的,你幹嘛插隊?」

我跟黃寬偉交情還不錯,所以才敢這樣問他。

「是他自己讓我排的啊,你問他,對不對,說服?」黃寬偉一副據理力爭的樣子。只見施瑞福輕輕點了頭,眼神飄向窗外,嘴角浮現出不滿的弧度。

「對嘛!高了不起的。施瑞福可是很慷慨的!」他吃吃笑著。

我無言的微笑。有時,不要太強出頭比較好。

但是施瑞福,他是怎麼想的?每天都被欺負,尤其到了打掃時間,狀況更是嚴重。

他收著垃圾,隨意翻攪著亂七八糟的瓶瓶罐罐。大家知道倒垃圾的是施瑞福,幾乎都不做分類了。他們只需要隨手往教室後面一拋,完全不做任何處哩,沒丟進也無妨,反正都會有負責人清理。他就這樣,拖著兩大桶分類潦草的垃圾,走到回收場,不知承受了多少次老師、衛生股長及以工作名義遊蕩在回收場的學長的謾罵。

「既然是負責垃圾,就要把它們分類好啊!」

「老師!施瑞福每次都不整理就拿去倒,我跟他講很多次了!」

「喂!小子!你這樣亂倒一通,專程來惹毛我的嗎?」

施瑞福就像往常一樣,拿起垃圾夾,草率的處理一下。我想,他就算再怎麼認真做,一樣會受到責難。我看著他提著兩桶回收物,沒好氣的走出教室,衣服上還殘留著同學「不小心」抹上的粉筆灰。

「三分球──」一個多喝水空瓶子微微旋轉的劃過教室上空,穿過門框,掉進施瑞福提的垃圾桶裡,又彈了出來。「啊!Shit!差一點。說服,交給你囉!」

籃球隊的陳健林又在搗亂了,他為自己鼓掌一翻,就著麼跑開了。我突然興血來潮,良心發現,拿了一隻夾子,幫他把瓶子夾進垃圾桶,順手把那桶回收物接了過來。

「走,我跟你一起去倒。」我說。

「不用啦,我自己來就可以了。」從他嘴中說出來的絕不是場面話。

不過我不管他,逕自往回收場的方向走去:「走吧!」

他跟了上來,不知是感激還是困窘,好奇的問道:「你……為什麼要幫我?」

「喔,因為我工作都做完了,很無聊啊。」難道要說因為我看你太可憐嗎?

「噢,謝謝!」他傻傻的笑著。

「沒有。」我揮了揮手。

微風陣陣,大片草地包圍的圓形廣場上,幾隻燕子在凌空競賽。

我想了一下,直截了當的問道:「欸說服,你這樣一直被欺負,都不會不爽,想要舉發他們嗎?」

「當然是會不高興啦,」他表情扭曲了一下,馬上解釋道:「我也知道我很笨,大概是我上輩子做錯事,這輩子應得的。」

很訝異,他居然會這樣想。

我們走到了回收場,開始把垃圾一個個按分類夾出來。

「你家有幾個兄弟姊妹?」我開始好奇他的家庭。

「喔,我有,一個哥哥兩個弟弟。」

「那你爸媽是做什麼的?」

「我媽是清潔工啊。你爸媽呢?」

「喔,都教授啊。」我盡量不強調,以免顯得太囂張。

「哇,這麼好。」

短暫停頓。我還能說什麼?

「那你爸咧?」我繼續問。

「我爸……他已經不跟我們住了。」他臉色凝重起來,但是看起來還是小孩的模樣,像糖果被搶走時的那種賭氣。

「為什麼?」我還是問道。

「他家庭暴力。」

他說出來時,完全沒有遲疑,沒有避嫌,語氣肯定卻沒有一絲怨恨,像在追溯一段再正常不過的回憶。

我沉默。過了不久才輕輕「噢」了一聲。

我們走出回收場,將垃圾桶拿去廁所沖洗一翻後,一路默默無語的回到教室。

施瑞福在艱難的家庭環境下長大,在班上又這麼不受歡迎,究竟是什麼樣的堅韌心靈,幫助他正視一切?他除了被欺負的時候一副臭臉,其他時間多半掛上他「引起公憤」的招牌傻笑。難道,他的智力缺陷,也把他學會憂愁的能力,一起帶走了?



我從記憶中甦醒,他又出現在我眼前,正疑惑地看著我。

過了幾秒鐘,「走,去上廁所。」

「嗯,好。」他爽快的答應。

往洗手間必須下樓後再經過一段走廊,我用力呼吸著空氣,望著二月不常見的晴朗天空。花蓮人少,我們學校人也少,一個年級約十個班,學業競爭力不是很強,但你從走廊間嬉戲遊晃的人潮,草地上三五成群的小團體,就能感受到,全校的師生都被無數條線牽連著,熱情、危險、纏綿及冰冷的線。

走著走著,陡然間視線裡閃進一絲異樣,一陣溫沉而強烈的目光,使我不自覺地向左前方望去。是一個國三學姐,正利用和同伴聊天的短暫空檔,將目光投向我,堅定卻面無表情。

我愣了半晌,腳步慢了下來。我做了什麼嗎?

當下困惑的心卻馬上被她深邃的瞳孔拂去,那是黑玉般的湖水,奇異而富有磁性,散發著柔和與奪命邊緣的氣息……

你根本不認識她!我告訴自己。就那麼一瞬間,我別過臉,逃離了窒塞,加快腳步走進男廁,用眼角餘光看見她和同伴繼續剛才的對話。

她長怎樣?沒看清楚。當時只注意著她的眼睛。只是單純瀏覽路人的習慣?還是另有深意?

我和施瑞福上完廁所,洗了臉,剛好上課鐘響了。

「好快喔。」我笑著說,只為了把自己拉回現實。

「對啊,才剛下來而已欸。」他緩緩地說著。

我們上樓,快步走到教室門前,他突然停了下來。

「啊,我這節要去資源班。下──下課的時候,可不可以到停腳踏車的地方等我?」他語氣有點畏縮,眼神中卻閃爍著得意的光芒。

「為什麼?」

「噢……你不想來也可以啦!」他雙手亂擺,彆扭地笑著。

「哈哈,好,我盡量。」我答應他。心裡也很好奇,他這麼約我,還是第一次。

「謝謝喔!掰,李宥。」他飛快地下樓,腳步惶急,卻有種輕盈。

我笑著目送他離開。只是一個資源班的學生,沒有複雜的公式、繁瑣的細節,竟然會挑起我的求知慾?想著,上課鐘聲剛好打完,那學姐的影像也漸漸淡出我腦海。

施瑞福有種特質,能讓我暫時把壓力拋開,放下一切人情世故,體會最純真的心理狀態。雖然他對我來說絕不是落海時的浮木,說實話,有時我也會對他的愚鈍感到不耐煩,但至少,他在我眼中是特別的。

他成績不好,但他從來不會玩世不恭。



上一篇:冷心資源(第一章-01)
下一篇: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短篇小說】冷心資源(第一章-02)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墨浪文學網  :: 墨林之巔 :: 寒月 私塾-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