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浪文學網

狂浪的文采 和 潑墨的心情 都是人生一大饗宴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日曆日曆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分享 | 
 

 《夢系列Ⅰ》-( 第一篇:俘虜)

向下 
發表人內容
夜夢
=墨客=
=墨客=
avatar

文章數 : 20
經驗值 : 31512
人氣 : 13
注冊日期 : 2010-03-11
年齡 : 24
來自 : 夢的灰色大草原

發表主題: 《夢系列Ⅰ》-( 第一篇:俘虜)   周四 3月 11, 2010 7:16 pm

俘虜

他是一位俘虜,也是一件收藏品。

他是伯爵最喜愛、最完美的收藏品,或許…是在被獵捕的過程中,表現出非常人的冷靜機智,企圖以獵物的身份來反獵捕獵人,雖然沒有成功,反而引起伯爵的高度熱愛,讓伯爵想深深佔有,捧在手心上呵護。而且還擁有一位管家(在他眼中,倒像監視者)。

在他眼前的門是從不上鎖的,好像渴望他能握上門把,逃離這裡。但他卻沒有勇氣逃離這裡,沒有勇氣為自由而走,因為…

他的理性永遠主宰感情。



他有時候,會從門縫裡看外面的世界。外面一片寧靜、祥和,還有一望無際如翡冷翠般的草原,天空永遠都是萬里晴空無雲,也許是世人眼中的世外桃源。

但他可不這麼認為,因為──外面所有的房間是鎖上門,那房間裡全都是伯爵的收藏品,不管是人、動物還是其他的……他時常聽到野獸的嚎叫聲,一些些微弱的生物所發出莫名奇妙的聲音。

而且伯爵很會運用自己邪佞的外表來魅惑女人、小孩,成為他的收藏品。

在這個世界裡,他,就是帝王。

不是沒有想過要逃離這裡,只是一但跑了,就要穿越永無止盡的黑暗長廊,路上一直充斥著誘惑的嗓音,接著…就在自己的內心中迷失,在度成為伯爵的收藏品。

他可不幹這種傻事。

他的名字是伯爵取的,稱他為「翡冷夜」,他不懂為何叫這種名字,而漸漸地…翡忘了他真實的名字,也許是時間的關係,因為在這裡時間是暫停,不會變老,永遠是青春年輕的樣子。

翡在想,是不是他的孔雀藍的雙眼造成他的殺機?還是因身為男子卻擁有烏黑如絲綢般的長髮?

翡抓住身旁的管家周恩問:「我的眼睛很漂亮嗎?」

金髮灰眼的管家周恩盯了一陣子,面無表情道:「很漂亮,但看不到一絲漣漪,太冷了,完全沒有映照出任何事物。」

「太過深邃的雙眼,好像一灘死水。」

是說,我的眼睛毫無生機嗎?還是沒有情緒?翡想了又想,苦思很久,始終不能理解。

或許,心中知道答案而無法接受吧。



有時候,翡靜靜地躺在柔軟的床上,閉上眼總是夢到被獵捕的過程。

他不停地奔跑在黑暗走廊上,一邊冷靜的運用手邊現有的東西、一邊仔細尋找逃生路線,但身後緩慢移動的伯爵讓他壓力不斷增加,彷彿一顆千斤重的大石壓住背上,控制不了的本能恐懼也終於讓他崩潰。ㄧ個跌倒,使他被伯爵抓住。

而自由正式宣告被剝奪。

他如風中落葉般地顫抖,淚水無聲掉落下來,像一串串美麗的珍珠。

在耳畔聽見伯爵呢喃似的嘆息:「…眼淚是很珍貴的東西,萬一哭紅了漂亮的孔雀藍的眼睛可怎辦好?」映入眼簾的一頭如瀑布般長的金髮,和血紅的雙眼,有如鬼魅般的嗓音再度響起:「恩特,我的名字叫恩特,以後你是我最完美的收藏品。」



悠悠轉醒的翡,手抵住額頭,無法置信他居然會哭?

而實際上,他沒有哭,恐懼倒是真的,還有,他是因為不小心絆到石頭而被抓到。不管翡多麼想改變夢中的結局,終究伯爵是永遠的贏家,甚至好幾次差點回不到現實裡。

有幾次,他看見周恩面無表情地坐在他床邊,而灰眸總是洩露一絲憂慮的表情,這時翡都有些高興,畢竟,有人為一個收藏品、一個俘虜擔憂。

現在的翡有點累了,他灰心的想放棄逃離這裡的想法。

“嘿!這也許是恩特伯爵的手段!”翡邊想邊走到門口,瞧見周恩在暖暖的陽光下曬衣服。「恩,幫我按摩。」撒嬌的語氣,讓周恩以為眼前的人成為大型犬。

「我的大少爺呀,你以為我很閒嗎?」不耐、冰冷的語氣從周恩的口中出來,但他卻還是放下手中的衣物,任命似的走向不知何時坐在椅子上的翡。

爾後周恩開始例行的檢查,他直視那雙美麗的眼睛,將唇慢慢靠上去。

周恩靈巧的舌頭慢慢撬開翡的貝齒,追逐翡不聽話的舌,一個深吻差點讓翡忘了呼吸,一條曖昧的銀絲緩緩流過嘴角。

他知道這只是檢查,檢查他是不是還是原本的那個他。

檢查完後,周恩才開始執行翡的命令。

不輕不重的力道,讓他舒服地想要打盹。似貓咪的聲音不禁脫口而出,令周恩以為這個危險人物(想要逃跑的人)從大型犬變成溫馴的貓兒。

這樣詭譎多變的性格,實在讓人捉摸不定,上一秒冷漠地以為是大冰塊下一秒變成跟人撒嬌的寵物。比如說…現在。

「恩,你是恩特伯爵嗎?」

「嗯?為何要這樣說?」周恩難掩訝異的語氣。心想,他有些了解伯爵說他是最完美的收藏品的原因。跟他一起耗在這時間暫停的世界生活,一點都不無聊,處處皆是驚奇。

呵!不愧是……

「沒有,只是好奇的問一問。」翡冷靜道。

他也說不出心中異樣的感覺,直覺認為現在所發生的這一切都是虛無,反而夢裡才是真實的,到底,是真實包著無數謊言?還是謊言裡藏著真實?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充滿磁性的嗓音從翡身後響起。翡轉過頭盯住周恩冷冽的灰眸,漂亮的孔雀藍的眼睛閃啊閃。

「如果我說是,你會永遠待在這陪我ㄧ輩子嗎?」

「不會。我要的是自由。」一說完,下顎馬上被眼前的人抬起來,「你憑什麼說要得到自由?身為一個俘虜、一個收藏品,你說你逃的掉嗎?你根本沒自由可言!」灰眸一激動變成血紅的雙眼,成了他作夢也熟悉的人。

不知何時,房間不見了,只剩下回音在走廊上不停地擴大…擴大…

很眼熟的一幕,翡拔腿就跑,身後的伯爵悠悠地說:「唉呀!為何還要逃?結局不是都很明瞭了?」撩起自己的金髮,伯爵露出嗜血的眼神,準備開始抓逃跑的獵物。

「噠噠噠噠噠。」迅速的轉彎、直走,只見長髮落下隨即又飛揚。

他從來沒有心跳加速過的感覺,如今心臟碰碰地狂跳,差點連冷靜、理智拋到一邊去,一個不小心整個人踢到石頭而跌倒,「嗚!」

「我可愛的小貓在哪呢?牠總是頑皮的到處跑…」漸行漸遠的聲音讓翡備受壓力,他按住泊泊鮮血流出的傷口,緩慢的移動到角落,沒想到…

「躲貓貓好不好玩?小貓兒?」伯爵從後面抱住翡,那瞬間心跳差點停止,瞳孔突然縮小,驚恐的情緒讓他全身不停地顫抖。隨之而來的是止不了的眼淚。

「為什麼要哭?眼淚是很珍貴的東西…」伯爵嘆息,翡乾脆直接在伯爵懷裡嚎啕大哭,就像一個徬徨無助的孩子一樣。

「終於被發現了嗎?我、周恩和你…」

「是同一個人。」



是你自己將自己囚禁在牢籠裡,把自己推向黑暗的深淵,你還妄想能得到自由?
不要被矇騙了,一切都只是虛假……

你就是你自己的俘虜,被困在名為“心”的牢籠裡。

原來自己心中有了答案,只是不想去承認。

<<總編的話:各位親愛的讀者如果您覺得作者有優美的文筆或明顯的特色 還請您們以一篇短短的留言來感謝作者的努力!! 我這個小小的總編在此謝過了各位~>>

下一篇:《夢系列Ⅰ》-( 第二篇:殺手[上])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夢系列Ⅰ》-( 第一篇:俘虜)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墨浪文學網  :: 墨林之巔 :: 夜夢 雲閣-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