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浪文學網

狂浪的文采 和 潑墨的心情 都是人生一大饗宴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日曆日曆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分享 | 
 

 《夢系列Ⅰ》-( 第二篇:殺手[上])

向下 
發表人內容
夜夢
=墨客=
=墨客=
avatar

文章數 : 20
經驗值 : 31512
人氣 : 13
注冊日期 : 2010-03-11
年齡 : 24
來自 : 夢的灰色大草原

發表主題: 《夢系列Ⅰ》-( 第二篇:殺手[上])   周四 3月 11, 2010 7:28 pm

殺手[上]

內有H及BL的情結,請小心趁入。

正文開始。




「恭喜!恭喜!你們兩終於結婚啦!愛情長跑7年,還真不是普通的長!」奕笑著說,拿起杯子仰頭喝酒。

「謝謝。」我笑,一手挽住新娘──鏡月,一手拿著酒杯到處跟人敬酒。我們笑得很開心,從12歲開始,我跟她彼此喜歡對方,再加上是世交,父母也很樂意答應這門親事。

到了這桌,看見他噙著笑意望我,「恭喜。我親愛的羽樺。」他手指輕輕劃過我的臉。

我眼底閃過一抹厭惡,但仍堆起笑臉道:「謝謝。若不是我們是世交,我挺不願意跟你打.交.道.的,龍夜冥。」與他敬酒後,我挽著鏡月快速離去。

過了許久後,我有些不勝酒力,可是看到鏡月依然神采奕奕的去敬酒,我不忍掃她興致,輕聲在她耳旁說:「鏡月,我想休息一下,我先回房等你。」

忍著劇烈頭痛待她點頭說OK,我拖沉重的步伐離開,一不小心就撞到人,他似乎見到我痛苦的模樣,說:「我帶你回房吧!羽樺。」

聽到是龍夜冥的聲音,我很想甩開他的手對他說:「不用!」但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我不能這麼做,只好以蚊子般的聲音說:「謝了。」

由於是低頭,銀而沒瞧見他邪魅的眼睛透露出獵物以上手的訊息。

我幾乎是整個人給龍夜冥攙扶,一路昏昏沉沉地回房。

倒在床上,感覺有人脫去我的衣服、親吻我的唇、一雙手在身上不安分的遊走,但眼皮一沉,我跌落了黑暗深淵。


什麼都感覺不到。




陽光好刺眼,一睜眼自己竟是全裸,只有一條床單蓋在身上,這也就算了!我居然、居然在外面的大馬路上!

我非常憤怒,結果一起身就痛倒在地,「X的,下半身好像被車輾過去!」手抓床單,抓到關節都泛白,我抬頭看著龍夜冥的大宅邸,低聲咒罵:「很好,跟我搶新娘又對我做這種事…龍夜冥,我恨你。」

天空好藍,像洗滌過的乾淨,而我的心正下暴風雪,黑暗似藤蔓般纏繞住我,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殺了他。」

這聲音就像谷裡迴音,不停地回繞在耳畔,揮之不去。因為這個目的,讓我有活下去的動力。不過,要殺人就得先惦惦自己的斤兩。

就靠著自己有一點槍械基礎、肉搏戰勉強及格的身手衝進充滿守衛、殺手的龍家宅邸,有四個字:

「必死無疑。」

如果衝進去被人打死就罷了,萬一殺他不成功又被活捉起來,成了階下囚,每天被迫與他做那檔事…而自殺又不可能做到,豈不就生不如死?

我才不要!

為此…我隱忍下半身的不適,邁開步伐,痛苦地往我認識的殺手──Death家去。

你會問:「為何不回家去?既有錢又有勢力…殺他是簡單的事吧?」

拜託,被一個男人上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而且全身上下除了吻痕跟下半身有傷口外,其他什麼精液、汗水…全都處理乾淨,你要我拿出什麼證據去跟我家說明?壓根兒都不相信,只會視我為沒節操的人和污點。

回家是讓我更羞愧而已。




在Death那,我學會了很多技巧。

如:毒藥如何製作、怎樣佈置是意外死亡的場景,刀、劍、槍械…如何用一招斃命…還有肉搏戰。

一天比一天還要熟練,漸漸地…我開始接案子。

在槍彈雨林、血腥中,我變得冷漠、殘酷,甚至不常與人交談。以前陽光開朗的我逐漸消失,而且並把目標當成龍夜冥來殺,因而手法越來越變態、噁心。

也就闖出了名堂。

原本皮膚小麥色、留著短髮的我,因不常曬太陽,頭髮也沒剪,變得皮膚很蒼白,頭髮長到背上。出去都被誤當女的,來搭訕的男子們有升高的跡象。

在偶然的機會下,我學會了「美人計」。

這一切呢…都要感謝你──Death,若不是你…哼哼我現在就不會這麼娘了!等到哪天接到殺你的案子,你就等著被我砍得見不得人形!

話說回來…聽說我被人稱呼夜魅玫瑰?

聽Death說:「你像夜晚出來的鬼魅,來去快速不見蹤影。彷彿是朵帶刺的毒玫瑰,為你深深著迷,想要將你擁入懷裡細細呵護時…卻掉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中,永遠回不到人世。嘖嘖…居然跟我都是警方頭痛人物喲!都逮不到我倆的小辮子,也不知我倆長相如何…」

頓了頓,狂笑:「果然名師出高徒啊!哇哈哈!能被我教到是你的榮幸!告訴你,百年還不見得出一個天才,我天生就是要幹殺手這一行的!哈哈哈哈哈!」

去去…這啥東西阿?被你教到是我的不幸!

不過,先將它解決掉我才能有下一步的動作。

殺龍夜冥的動作。




首先,先將我所知的資料填入空格裡<腦中想>,然後再…我ㄧ邊想一邊往我親戚家走去。

當然,他們不可能認出我<稍稍化妝一下>,不過我只穿T恤和牛仔褲也能引來這麼多搭訕的人嗎?煩都煩死了,他們是蒼蠅喔?幸虧有鴨舌帽能遮一下。

終於到了親戚家,看見他們依舊健朗,心中有點高興。

但眼底的貪婪令人感到做噁,剛才的好心情全都煙灰滅散,什麼為女兒招親竟些是屁話。難怪有人顧我殺他女兒。

「這是小女,希望你們相處愉快。」虛偽的笑容掛在臉上,就是看了不爽。

一打開和室門,感覺到她豐滿的胸部靠過來:「討厭,人家已經等很久了。宇~」輕挑地用手指劃過我的褲檔,不停地在我身上摩蹭、挑逗。

「怎麼?妳真猴急啊!白小姐。」我輕笑著,將她衣服一件又一件褪去,彼此的唇舌交纏。

房內傳出一陣陣靡淫聲與呻吟聲。

「啊…啊……啊…!」她一直浪叫,突然她出聲:「哈..啊……要不是你一直頂撞我….啊…啊…我…我…還以為我在跟女的做愛…啊!」

「是嗎?似乎要我證明我是不是男子呢?」她這句話真是聽了超不爽,難不成女的會有那話兒嗎?

呵!沒差…反正待會都要下地獄,讓你耍嘴皮子又何訪?

「呵呵…白小姐,要叫大聲點阿!」我垂下劉海,輕聲說出。不知聽在她耳裡是何等惑眾人心?衝擊一次比一次大,她更是不斷地蕩叫:「啊…啊…不行…了…啊….!」

哼…真是淫蕩的蕩婦,有了未婚夫還跟其他男人搞關係。

什麼氣質,上了床就沒了。什麼高貴千金啊,簡直是個妓女,難怪有人說:「娶妻要出門像貴婦,在家像主婦,床上像蕩婦,男人才會爽。」

去去…我要反胃了,為了個案子自己犧牲還真大…….

「啊!」似乎是得到高朝了,她喘息。

「接下來…請妳享受這一切吧!白小姐。」我笑出聲來,她還在為高潮而尚未回神,我就已經拿起小刀往她背後刺穿心臟,她的表情仍停留在高潮的興奮上。

「曲終人散。」我快速起身穿衣服,把指紋都擦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回Death家去洗澡。

當然,沒有那些濁白液體,因為從頭到尾我都沒射,處理這個是很困難的。

而且要射進她…噁…不過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了。


TBC

<<總編的話:各位親愛的讀者如果您覺得作者有優美的文筆或明顯的特色 還請您們以一篇短短的留言來感謝作者的努力!! 我這個小小的總編在此謝過了各位~>>

上一篇:《夢系列Ⅰ》-( 第一篇:俘虜)
下一篇:《夢系列Ⅰ》-( 第二篇:殺手[下])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夢系列Ⅰ》-( 第二篇:殺手[上])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墨浪文學網  :: 墨林之巔 :: 夜夢 雲閣-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