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浪文學網

狂浪的文采 和 潑墨的心情 都是人生一大饗宴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日曆日曆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分享 | 
 

 《血咒Ⅰ 》-(第二章)

向下 
發表人內容
孤狼
=墨客=
=墨客=


文章數 : 11
經驗值 : 31529
人氣 : 12
注冊日期 : 2010-03-10
來自 : 永遠孤獨的心

發表主題: 《血咒Ⅰ 》-(第二章)   周四 6月 24, 2010 7:40 pm

第二章-邂逅(中)


「Please tell me what we have is real……」在幽深的走廊之中,傳來一陣悠揚的歌聲,不含任何的雜質,有如天使般純潔的嗓音。

原本緊戒著的克萊斯特,也忍不住駐足聆聽。

「噠-噠-噠-」緩慢沉重的腳步聲從走廊一隅響起,克萊斯特隨即拐進另一條走道之中躲藏著,但仍舊是聽的到歌聲的範圍。

「嘿!小美人歌聲可不錯啊!」方才的腳步聲也停了下來,似乎正是在說話的這個人。

「Falling away from you, no chance to get back home.」歌聲並沒有因為男人似是調戲的言語而停止,直到整首曲子結束。

「有事嗎,伯爵。」語氣平淡,泛不起一絲漣漪,和剛剛抑揚頓挫的歌聲相較之下,顯得平和許多,此時克萊斯特仍在暗處靜靜的聽著他們的對話。

「小美人──別這麼冷淡嗎?」雖然看不見他的臉,但一定是非常令人厭惡的,克萊斯特想著,便起身要繼續往古堡深處走去。

「是誰!」語氣跟剛才截然不同,伯爵口氣突然變的嚴厲。

克萊斯特知道自己行蹤已經暴露了,便拔足要往前跑去,可是當他跨出去第一步時,那名伯爵已經站在他的眼前,與剛才沉重的步伐截然不同,而是非常輕盈快速,連克萊斯特也聽不清的細微聲響。

「嘖。」砸嘴了一下,以克萊斯特的實力是絕對打不過眼前這個彪形大漢的。

「你是誰?」對克萊斯特報持著很大的敵意,這伯爵做好隨時可以出手的動作。

「我是誰,你無權得知!」話剛說完,克萊斯特便一刀劃向伯爵喉頭,這一劃想當然耳,是被躲開了,克萊斯特也知道打起來沒有勝算,應該說他一開始連進堡的機會都沒有,所以他這一戰是在拼命,招招往伯爵要害刺去,如果他死了,伯爵八成也活不了。

故此,伯爵可以說是處於劣勢,對這種不要命的瘋子他只能擋,至少能保住他的命,而等他體力耗盡就是他的死期了。

兩人鬥了將近半分鐘,進攻和抵擋都只在一瞬間發生,稍有喘息就有可能被置於死地,但是托的越久對克萊斯特是越不利,因為他聽到陣陣細微的腳步聲到這附近後便停了下來,顯然是潛伏著等待時機捉住他。

此時,「碰──」一陣槍聲響起,克萊爾反射性的匍匐在地上,還不忘往伯爵腿上橫掃一刀。

「刷」一聲從伯爵的腳踝一劃而過,銀色的閃光再昏黃的燈下更顯耀眼,不過令克萊斯特納悶的是,以伯爵的身手不可能躲不掉那一刀,不過他馬上就瞭解了。

「砰」的一聲伯爵的屍體應聲倒下,他的眼睛瞪的碩大,可能連他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就這麼窩囊的死去。

克萊斯特環顧了四周,可是卻沒看到開槍的那個人是誰,他再蹲下仔細觀察伯爵的屍體,子彈竟是沒看過的,雖說現在武器一直再進步,不過要設計一把槍也不是那麼簡單的,克萊斯特在看看子彈飛去的方向,古堡的牆上看似沒有異樣,但子彈卻是從牆上的隙缝穿過去的!

可見這把槍的主人非同小可,而且這把槍一旦實裝肯定會造成轟動,克萊斯特又仔細的在附近巡查,可是找到的是方才潛伏著的人,而且都已經死了,克萊斯特觀察著他們的屍體,眉梢都多出一個血洞。

消音器……,克萊斯特便離開那堆屍體,因為等一下他要面對的可不只有這隊類似偵查隊的士兵,而是數以萬計的高手。


望著克萊斯特離去的身影,一個人悄悄從牆後走了出來「有讓他起疑嗎?」從像是耳機的東西裡,傳出一個渾厚的嗓音「沒有,他絕對想不到是我。」「很好,記住你的任務。」那人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走回黑暗中……


克萊斯特一路上總覺得奇怪,明明已經驚動敵人了,怎麼沒人來追蹤?

隨即他來到了應是首領臥室的大門前,不過令他感到奇怪的是位甚麼空氣中飄著淡淡的清香?克萊斯特亦是到這可能是某種藥物,便用衣袖摀住口鼻,攀附在門上聽著房內的動靜。

不過以『哈布爾』首領來說,從他剛到門口就應該知道了才對,怎麼感覺的到柔弱的氣息?還是這是個圈套?

突然陣陣細微的腳步聲從四面八方,聚集到了剛剛伯爵被殺的地點,頓了頓,分兩路往這裡移動著。

克萊斯特想也不想便推開這扇大門,反正進去是死,不進去也是死,倒不如在死前砍上首領一兩刀。

當克萊斯特推開門時,他整個人愣在那哩,在房裡等待著他的並不是隨時可以把他置於死地的首領,而是一個全身散發著柔和光芒,正倒在床上熟睡的女子。

天使?正當克萊斯特陷入沉思時,「噠噠噠」陣陣腳步聲逼近,將他從思考中拉回來,隨即掩上門,輕輕的在不驚動這睡美人的情況下,躲到她的床底下去。

過不多時「叩叩叩」清脆的聲響「誰……」彷彿還沒睡飽般,有氣無力的聲音。

「打擾了。」之後一批人,在房內四處翻找,正當他們想窺探床底下時,「你們想做什麼?」原本還睡眼惺忪的女子,此時跳下床來嬌喝著。

「有人潛進這座古堡,請不要打擾我們執行任務。」「伯爵才剛來過,不過又走了,我才剛休息沒多久你們就來打擾我!」原本白皙的臉蛋上,添了幾分艷紅,這個生氣女人此時更顯的可愛。

「是,非常抱歉。」說完那人便帶領進來的人離開了。

他們走後沒多久,女子便又躺回床上休息,克萊斯特確定沒有動靜之後,緩緩的從床底鑽出來,打開門正要出去時「還來啊?」克萊斯特回過頭,見女子正張著眼瞪著自己,隨即……

「妳最好別說話。」冷冷的吐出這句話,不知何時已到女子身畔,用匕首抵著她潔白的頸子,匕首散發出的寒意,讓女子不住的顫抖。

「只要妳不說出去,我就不會對妳怎樣。」說完便抽離匕首,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克萊斯特確定她沒有要尖叫或大喊的跡象後便離去了。

「他……是誰呢?」彷彿還沒從驚訝中回神似的,女子躺在床上回想著克萊斯特那令人心生畏懼的臉龐沉沉睡去。


地圖是錯誤的,克萊斯特已經確認了這件事,古堡的佈置有些許更動,但是密道卻是沒變的。

當他正要從某條密道走出去時,密道的門已經開啟了,看來他們從每條密道開始搜索,克萊斯特正想離開這條密道時,「叩叩叩」陣陣規律聲音回盪在密道中,克萊斯特頭也不回,一把匕首便扔了出去,那個士兵便死在他刀下。

克萊斯特拿起匕首後,朝著密到深處走去,因為此時在密道外都聚集著大批的人馬,至少在裡面他還有地方可以躲。

一路上殺了幾個人,克萊斯特到了一處密道的末端,輕輕打開一到門縫,外面竟是廣大的中庭,而且聚集著大批人馬,看來所有密道的終點都是這個中庭了。

冷不防的,「噠噠噠」的槍聲響起,克萊斯特掩起密道的門,外面的人不住對著裡面開槍,不過過了幾秒便停下來,接著一隊隊人打開各條密道進行搜索。

克萊斯特攀附在天花板上,觀察了一下,張開他惡魔般的雙翅俯衝而下,伴隨著的是一陣陣痛苦的喊叫,幽暗的燈光下,鮮血、吶喊參雜著克萊斯特近乎瘋狂的怪笑,讓人有著這裡就是地獄的錯覺。

全都不夠看。但讓克萊斯特起疑的是,整個哈布爾布可能只有這麼一點薄弱的戰力,看著最後一個剛初擁沒多久的吸血鬼,不斷嚷嚷「求…求求你…不…不要殺我。」顫抖著的聲音顯然是對克萊斯特充滿著畏懼。

無視他窩囊的叫喊,從附近的屍體上取把手槍「砰──」迴盪密道的槍聲,那人頭上多了個血洞,臉上的表情仍是驚懼的。

步出密道,此時中庭等待克萊斯特的,是十幾個嚴陣以待的人,跟剛才那些雜兵比起來,是不好對付許多的,估計應該跟死去的伯爵實力是差不多了。

他們盯著渾身是血的克萊斯特,只要他一動,便要蜂擁而上,在這緊張的情勢下,克萊斯特將羽翼上的鮮血抖掉,但依舊透著鮮紅,原本的紅髮在此時看來更像是用血染上去似的。

突然不知怎地,克萊斯特眼神開始渙散,沒有一如先前銳利的眼神。

『克萊斯特。』『誰?』彷彿有人正引導著他一般,克萊斯特雙手舉起匕首,下一秒「哇阿──」這突如其來的一擊讓周圍的人都震驚了一下,兩柄匕首沒有半點遲疑,替這人的生命劃下了句點。

倒在他旁邊的屍體已失去了頭顱,回過神來看到自己同伴已死的吸血鬼,紛紛包圍著克萊斯特,不讓他逃走。

對於他們臨危不亂,克萊斯特微微點了點頭像是讚許一樣,給予他們獎勵是……

「唔…」這次連叫出聲來的時間都沒有就氣絕了,瞠大的眼彷彿在說著他有多無辜。

包圍圈越來越小,因為他們知道過於分散只是平白死去而已。

而克萊斯特也不可思議的望著自己的身體,他感覺到的是跟以往不一樣的力量,『克萊斯特。』又來了,那個不知是否是幻覺的叫喚在耳邊響起。

不去理那個聲音,眼見包圍圈已經在離自己不到兩公尺的距離,並伺機而動著。

突然克萊斯特高高躍起,其中四個人也張開羽翼追上克萊斯特,只見克萊斯特先是將兩把匕首丟出,直直刺進其中兩人頭顱裡,緊接著拔出之後朝身旁兩人刺了過去。

當克萊斯特再度回到包圍中央時,雙手各提了兩具死屍,朝兩旁的人丟過去後,又直衝向前方。

沒有多餘的花招,但出手之狠也讓人驚艷,只要他一揮一刀,都一定會有一個人死在他手上。

就這樣,輕鬆的破了包圍,克萊斯特提著匕首,向著前方灰暗的長廊走去。

此時在一處鐘塔頂端,「長老。」「嗯,結果如何?」「如您所料,他的力量開始漸漸覺醒了。」
沉思了一會,這人耳中又再傳出渾厚的聲音:「繼續完成你的任務,『凱希』。」

跟先前一樣並沒有答話,在豔紅的陽光之下,凱希輕撫著狙擊槍道:「越來越有趣了呢。」隨後張開羽翼,朝著古堡的一處飛去……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血咒Ⅰ 》-(第二章)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墨浪文學網  :: 墨林之巔 :: 孤狼 禪房-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