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浪文學網

狂浪的文采 和 潑墨的心情 都是人生一大饗宴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日曆日曆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  

分享 | 
 

 【夏目】那孩子,微笑

向下 
發表人內容
Luolan
=墨客=
=墨客=
avatar

文章數 : 11
經驗值 : 29741
人氣 : 5
注冊日期 : 2010-06-05

發表主題: 【夏目】那孩子,微笑   周二 7月 06, 2010 1:24 am

(我好不會取標題呀──)


‧注意事項
 基本上是以的場先生為中心。
 (不要因為和的場先生有關而按叉叉呀!)←抓住點閱人
 因為是第一次寫同人文,沒抓到人物的味道,請見諒。
 (有幾段真的寫到快爆炸了,因為好難寫呀──)
 而且好像不小心寫得太溫柔了的感覺,
 不過那是我自己分析得來的結果。
 (有一些算是自我猜測及想像,因為我也不知道原作者是怎麼想的。)
 總之,算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來貼這篇文的。
 (怕被喜歡或討厭的場先生的人罵呀......)

__________________


【夏目】那孩子,微笑

支離破碎
失去重心的杯子
那孩子的訝異與提問
記憶浮現於腦中
不由自主的

眼球還在
卻留下了非常恐怖的傷

※ ※ ※ ※ ※

  扶疏的翠綠因風沙沙作響,艷陽高照的夏日之際,有的人──多為女性──準備了防曬用品,其不乏帽子、防曬乳或是外套,還有絕對不會缺席的「那個」。
  假日的公園人比平日多了一些,大多為了躲避毒辣的陽光,而於陰涼的樹蔭下休憩或者等人;少數待在烈日之下的幾乎是小孩子,儘管天氣多麼炎熱,他們依然充滿活力且單純的玩耍著,一旁的母親們正撐著陽一面看顧著孩子,一面與與他人話家常
  傘,現在的生活裡,無論什麼樣式都不會令人覺得奇怪,因為不斷有創新、獨特的設計出爐;然而,若是古色古香的「油紙傘」倒是稀奇了些──現在有一名男子正拿著,雖然位於較為偏僻之隅,每當有人經過仍都會禁不住好奇心,偷瞄一眼。
  有些奇怪的是,他是站在蔭影之下,與其說是跟人約好在公園見面,還較像在等待什麼似的。此外,大熱天卻身穿深色和服,一頭烏黑長髮隨意紮著,且有意無意的讓頭髮遮掩右眼,其之下為畫著奇怪塗鴉的眼罩。
  普通人第一個結論都會是──怪人。
  
  
  「老師你好重,下去啦。」
  這時男子望向聲音來源並毫不掩飾的直接注視著──是一名少年,其頭上趴著一隻長相詼諧的貓,他有些無奈的將貓自頭上抓下來放在地上,同時貓似乎在對他發脾氣;觀得此場景的男子默默的笑了,他臉上的表情像是在期待少年經過。
  「老師,你真的該減減肥了,又變得更胖的感覺。」
  「什麼?那是錯覺!錯覺!」
  少年與「貓」一面「聊天」,一面前進,不久便走過他的面前。
  「老……咦?」
  驚覺而回頭,少年與他的眼神對上,隨即露出充滿警戒又帶些慌張的眼神;而目光對上那刻,他則朝著少年露出一貫的笑容,並說道:「好久不見,夏目貴志君。」
  待他打完招呼,少年什麼也沒說的轉身,頭也不回、一股腦兒的跑──逃離他的視線。然而,他未有所動作,只是在心中考量著。
  
  ──又逃走了。
  ──嗯……該不該派式神把他抓來呢?
  
  
※ ※ ※ ※ ※
  
  林中深處有一棟日式建築,某間簡樸的和室內很安靜,卻會使人發毛,裡頭有一遮住右眼之人,他是現今的場一門的當家──的場靜司;他在書案前翻著一本老舊的書,但是動作到書厚度的一半就停止了,闔上書本而後用手托腮,陷入深沉的思考。
  
  妖怪間不時提到一個名字──夏目鈴子,只聽說很美麗、很強大,其餘一概不明。
  情報過少,調查陷入瓶頸,卻在這時出現了一絲曙光。
  幸運的遇上了其孫,夏目貴志。
  每次想問他些事,都會倉皇而逃呢。
  第一次見面僅是出於好奇,一個「普通的」當地孩子為何會知道那麼多事?第二次亦同,那時很可惜忘了問他的名字,不過鬧劇結束之後,便從七瀨口中得知,迅速進行調查。
  他是個擁有同樣強大力量的少年,只因眼中的世界與他人不同,所以吃了不少苦。
  一般人無法看到之物所帶來的騷擾,於平日生活裡惹出不少事,像是害人受傷或是「說謊」之類的行為,成為眾人口中的騙子;同時又為親戚間的皮球,多數不歡迎他,除了經濟因素以外,還有偶爾會說出令人悚然的話語等其他原因,現在由父系遠親──藤原夫婦收養。
  真是可憐啊,長期處於無法被人理解的生活,這也使我萌生將他拉攏過來的念頭。
  第三次見面卻是在別邸,不清楚他為什麼出現在附近,可看來我們似乎很有緣呢。事初,只是純粹覺得有趣並沒想到是他,不過,披著和服逃跑再加上能夠打倒那東西,促使我確信是他沒錯。找到之後,我冷不防從紙門後抓住他的手,果然和預期一樣嚇了一跳,不久甩開我的手又一副要自己冷靜下來的模樣,就像是面對天敵仍想反抗的小動物似的。
  那次是我們第一次坐下來面對面交談,雖然中途被「貓」打斷了一下;提及他現在的養父母之時,突然變得激動起來,我想這孩子肯定很愛那對夫婦,完全不告訴他們任何關於妖怪之事的可能性極高。
  此外,不管是邀他加入的場一門,或者是夏目鈴子的事皆被他給拒絕了,結果還是要用較強硬的手段,來使他就範啊;只不過是隻與自己無關的妖怪,卻慌張的阻止我而將所有事說了出來──他和他的祖母不同,儘管曾受到冷漠的對待,但他遇到了心地溫柔的人,現在的他很滿足於現狀吧。然而……
  
  ──對如今的我來說,妖怪也是一樣……
  
  夏目貴志,你太過於天真,以致整顆心都被妖怪蠱惑了,那怎麼可能一樣,不可能的。
  難道你不曾從妖怪那兒吃過苦頭嗎?
  
  思及此,的場摸著自己的右眼,並喃喃自語。
  「並不是所有人都是那麼幸運的,因此才有除妖師這項職業。」
  
  ──在這一點上,我是非常幸運的,因為出生在除妖師的家庭中。
  ──我可以保護自己,並且消滅那些可憎之物。
  
  驀然,有人於門外喚著的場,似乎是來提醒預定的行程,而他應了幾聲便起身走出房間,出門時仍舊拿著那把紙傘,且有一個式神跟著。
  
  山林間充斥著蟲鳴鳥叫,由於有河川經過,空氣中的水氣含量頗高,比起人的聚集地仍乾淨許多,在這綠意盎然的畫面下,黑色與之成了鮮明的對比。
  他,的場靜司,正在森林裡別有目的似的散步著──那個人搶去本是該由我們接下的委託,只為了不讓我接近那孩子。不過,倘若有兩份委託呢?
  
  「哇啊!」
  一聲驚呼,伴隨著落地之聲。
  以不疾不徐的步伐,走向發出巨大聲響之地,映入他眼簾的是,一顆巨大的頭顱,亂髮大眼,齜牙裂嘴,整體無不散發著惡意,而那被稱為妖怪之物的目標,正是他很感興趣的孩子,似乎是撞到頭部才昏了過去。毫不猶豫的將非人之物除去,單純的將非人之物視為惹人厭的禍害,無視淒厲的慘叫,前去看看那孩子傷勢,而後命令身後的式神抱回去。
  
  
  和室內,的場翻著出門前未看完的書,身後被安置在床上的是那孩子。
  那時剛回到別邸,來迎接的人對於他所帶回來的稍稍感到訝異,卻也未多說什麼,只是依他的話行事──處理少年身上的傷口。
  細碎的呢喃聲,讓他的目光脫離書頁的束縛,瞥向落入夢魘陷阱的孩子,他離開書案悄悄的到床褥邊,貼近了一些,為了側耳傾聽那支離破碎的音節。持續了一下下,拼湊出了一些得以理解的話語,烏黑的雙眸變得和上次一般的黯淡。
  
  明明曾經因為妖怪,造成許多的困擾,被無法理解的人嘲諷、欺負。
  一切,只是「曾經」而已是嗎……
  現在,已經不同了,是嗎?夏目貴志。
  
  迅速閃過,一段段那孩子與他人相處的畫面,那是他幾次到附近辦事,待在暗處看到的;他知道眼前的事實,卻不知該自何理解,因為那是他從未擁有的。
  
  ──不同啊……。
  
  「嗯……哇啊!」
  那是孩子清醒的聲音,兩人僅距約十九、二十公分,也難怪會嚇到,想當然爾,主要原因出於眼前的人,原本就被認定為危險人物,不想靠近,現今不明白為何他會在自己身旁。
  
  ──醒了呢。
  
  孩子的反應,的場仍然覺得有趣而笑了笑,十分自然的拉開兩人的距離,說道:「雖然沒什麼傷,還是你覺得頭昏不舒服?」
  他靜靜的看著,彷彿在觀察一隻小動物──那隻小動物先坐起身子,透露出的意圖是遠離,甚至是逃走,察覺有幾處已包紮的傷口,再來是摸著頭回想昏倒之前的事,突然望向他,用極度壓抑情緒的口吻,說了一句頓時使空氣凝結的話
  「你……消滅了那個妖怪?」
  「是的。」
  一個簡潔有力的回答,撼動孩子的心靈,握緊雙手,正要表達自己的怒意之時,的場悠然站起並走到門前,拉開紙門喚來他人,像是在吩咐些什麼。
  
  
  「來,請用吧。昏迷了一段時間,又過了中午,應該餓了吧?」
  桌上擺著兩人份的飯菜,菜色不會過於精緻,只是單純的日式家常菜,卻缺少了一絲溫馨味;兩人的氣氛,顯然的,又呈第三次見面時的僵局。
  真像小動物呀,面對狩獵者依舊維持抵抗之貌,的場心想。
  接下來,他吐出與那次相似的話語,帶著微笑,說道:「沒事的,沒有下毒,也沒摻自白劑。」
  孩子也跟上次一樣,露出覺得「好假」的神情,而這回的場稍微愣了一下,不自覺的摸著下巴,若有所思貌,淡淡說道:「真的那麼假嗎?」
  語畢不久,回過神後,他看到那孩子低下頭,帶著歉然的表情,說「我要開動了」便開始吃飯,此舉令他稍有不解,不過,那孩子肯動筷這點,倒讓自己心裡浮出些愉悅,並說了同一句話。
  「我要開動了。」
  
  之後的幾分鐘,他們之間沒有任何對話,周遭相當寂靜;然而,當的場再次看向孩子的時候,發覺一件事,後繼續食用自己的飯菜,嘴角微微上揚
  「不可以挑食喔,夏目貴志君。」
  無意間察覺的是,那孩子夾菜時,好像刻意避開某樣東西似的。聽到他的話,身子震了一下,一開始臉上有些吃驚,偷偷的瞥了一眼,而後卻笑了,是淡淡的微笑。
  
  
※ ※ ※ ※ ※
  
  待人收走碗盤,的場離開了一下,只留孩子一人,與第二次見面時不同──沒有綁住雙手的紙,沒有監視的式神,沒有任何威脅的話語,沒有急切要逃走的念頭。未過多久,他回到房間之後,那孩子安靜的待著,跟平時獨處的時刻一樣,或許存在感薄弱,可是一旦注意到他的笑容──清淡,卻很溫柔。
  「來,跟著我走。」
  劃破沉靜,拉回孩子的意識,他臉上掛著不變的微笑,說出會令人困惑的字句。
  正要提問之際,立即被打斷,只說要帶他去一個地方。那孩子的反應有些遲疑,考慮了好幾分鐘,這使的場又說了:「不想去也沒關係。」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兩人之間的氛圍,變得更加微妙;孩子的神情是猶豫,他因而打算轉身離開,繼續處理一些工作,又思考該如何送孩子回去,才能當做什麼事也沒發生。
  「的場先生……」
  孩子語氣中充滿了顧慮,然顧慮著什麼則不得而知了。
  「什麼事?」
  
  能夠那麼平靜的對話,是第一次吧。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這孩子的戒心好像較沒當初重,散發出的緊張感也消失無蹤;面對我的時候,肢體動作也未如第三次見面時僵硬,放鬆了許多。
  該怎麼說呢?
  大概是這孩子很容易接納別人吧。
  甚至是那些妖怪……
  
  
  出的場別邸大門後,一大片蓊鬱的森林即刻滿滿的映入眼簾,只有幾許的金絲穿透,彷彿走進去便會再也出不來,懷著不安與恐懼徘徊至終;的場走在前頭,這次沒有帶上紙傘,一副從容的模樣,往森林深處走去,後頭跟著一個孩子,一臉猜疑,並小心翼翼的觀察他的臉色。
  儘管還是白天,愈往深處前進,光線愈少,但未到看不清的地步,空氣也略嫌潮溼;一路上都沒說過半句話,沉默反將氣氛弄得尷尬,而在此時,他轉身對孩子伸出手。
  「來,抓住我的手。」
  「咦?為什……」
  「接下來的路會很難走,加上路面多長滿青苔。」
  話一說完,未經同意,即將孩子的手握住,只說一聲「走了」,作風如出一轍的專制;雖有些反應不過來,孩子跟上他的步伐,目光稍稍抬高,看著他的側臉,而他的一句話成了一個契機,舒緩了之間的尷尬。
  注意到孩子的視線,感到好奇,他淡笑道:「還是對『這個』很在意?」
  不用明說也清楚是指什麼。孩子露出讓他感到莫名的表情,偏向另一邊,說道:「才不是呢……」
  「那,是在意什麼呢?」
  未看著孩子,卻能想像的到孩子的模樣,不禁輕笑了幾聲。
  「的場先生,你…今天好像很開心?」
  「是挺開心的。」
  他的回答令孩子頓了一下,他又繼續說道:「吃飯時,我還真意外呢,原來你不喜歡吃芹菜呀。」
  「我──哇啊!」
  一瞬間,腳滑了一下而踩空,以為會摔倒的孩子被的場輕鬆的扶住,驚魂未定而緊緊抓著他的衣服,他輕拍孩子的背且小聲說著「沒事的」,孩子回神後站好,輕聲說了一聲謝謝。
  他什麼也沒說,僅回以一抹淡淡的微笑。
  接下來的路上,兩人又回到當初的沉默,可沒有當初的尷尬──能夠偶爾說幾句話。
  
  ──謝謝。
  ──剛剛不是說過了?
  ──是指你救了我的事,雖然…雖然我並不認同你的做法。
  ──嗯。
  
  
  「到了。」
  眼前的景色豁然開朗一般,跟剛剛一成不變的樹林不同,周遭樹木及岩壁的遮蔽而使陽光未過強烈,淺淡而柔和的光芒籠罩;此外,傾瀉而下的水,與下方的岩石濺起白色水花,氣勢磅礡,伴隨著浩大的聲響。外圍是自然生長而參差不齊的花草,少許豔麗的蝴蝶飛舞著,這般場景宛如世外桃源。
  觀得此景,孩子露出驚喜的神情,似乎早已預料到的樣子,雖為一貫的微笑,然有其他情緒參入其中。
  他放開孩子的手,看著眼前的美景,平靜的說:「很漂亮,對吧?」
  「…是的。」
  
  果然和一般孩子沒兩樣,那種表情
  我……有過嗎?
  
  炎熱的天氣下,幾位婦人撐著傘在話家常,好像在說有關小孩子的話題
  ──小孩子嘛,還是讓他多留些美好的東西。
  ──對呀,可以多帶他們出來玩,也只有這時了。
  ──畢竟將來他們的還有一大段路要走呢。
  ──至少,要讓他們帶著美好的回憶前進。
  
  孩子對他說:「的場先生,謝謝。」
  那表情以及話語,的場淡淡的笑了。
  
  ──那麼,可以請你告訴我,你所隱瞞的事情嗎?夏目貴志君。
  
  事情以孩子的一聲嘆詞作結束。

__________________


【夏目】後記‧的場先生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人喜歡〈或討厭〉這篇文,但我自己是寫得挺開心的,畢竟是寫自己喜歡的角色的同人文。
  故事與的場先生相關,除了對角色很有愛,大概有一部分是因為有關的場先生的小說好少呀!〈吶喊〉我個人在塑造人物形象〈同人〉時,習慣先欣賞別人的作品,再整理、分析而找出有自己風格的角色;為此我看了很多關於夏目的同人文或圖,還有一些人家在網誌上的感想及分析,不過,有一種大部分都是「名夏」的感覺〈基本上我還算是什麼都看的類型,若對主題有興趣或很喜歡作者文風的話一定會看〉,的場先生的評論好少呀……〈畫圈圈〉
  我看了很多「名夏」文,有喜歡上名取嗎?〈謎:沒用敬稱。〉
  答案是沒有,並不是討厭,是普普通通而已;應該說我對他的認知還是「只是前輩」,我對他的愛不及對的場先生的愛。儘管我很喜歡溫柔的人,名取的溫柔感覺還是不一樣,至於,的場先生嘛……我是這麼覺得的──或許,他比名取溫柔,感覺啦。
  假如讓我來看這兩人,其實,說不定在某方面是半斤八兩的;也許有人對的場先生抓夏目這點有些意見〈處事方式稍後再說〉,可我覺得的場先生還算被動那一派的,因為不是曾有某個人主動去試探〈襲擊?〉夏目嗎?我是認為後者比較糟糕啦,一般人能接受的原因,可能是名取與夏目之間的立場較沒那麼尷尬,當然名取也說過他曾懷疑夏目是妖怪。
  接著,結束和名取有關的部分,來說的場先生的事≧v≦/ˇ
  以下內容是我沒看單行本的後記和設定集所寫的,若有錯誤請見諒〈鞠躬〉。
  想到的場先生的成長背景──我不覺得在那種環境下,會長成多正常的小孩,不是有人說環境對小孩是很重要的,不然哪來的「孟母三遷」;個人是推測他是獨生子,不過,就算不是獨生子,一般來說,當家應該是挑資質最好的來培養,或許因此從小就被告知右眼的事,他大概曾經強烈的覺得「妖怪的不合理」吧,說不定稍為有些不平衡心態產生,然後現在的這種想法成了另一種「想開」,那種不合理雖然夏目體會過,可是,兩人的感受是沒辦法比較的,除了先天本性、環境的不同,每個人對事情感受的強弱、敏感度、接受度是不一樣的。
  然後其實,的場先生其實還挺有禮貌的,撇開綁人這點,看起來像是所謂的傳統大家族的緣故吧〈推測〉,在第一次見面時,的場先生的用詞真的算有禮貌了,但連我都想吐槽的一點──的場先生你這嚇人家難怪會跑掉啦!雖然會跑掉啦,問人有必要抓人嗎?〈激動〉所以,我在寫「每次想問他些事,都會倉皇而逃呢。」的時候,自己也很想吐槽;第二次見面時,不小心弄翻杯子,也說了聲「抱歉」,第三次見面也算盡了待客之道。或許看起來很專制,但應該多少有用「禮貌」來隱藏自己,我是有這種感覺。
  接下來嘛,的場先生不怎麼會去說謊,目前看來是沒有,很多事情總覺得只要問他,他大概都會講,因為夏目問的問題,他都有回答〈而且也都是事實〉;當夏目問他收集妖怪血的事,他並沒有正面回應是不是他做的,只是說了自己想看看而已,我覺得可能是他自己也想看那妖怪,被人誤會好像也沒差的意思,而且有一種對夏目的反應〈想法?〉覺得有趣〈蠢?〉的感覺。
  再來是,的場先生對普通人的看法,基本上他還是有接觸一般人的生活圈吧,像念書之類的〈至少有念到高中吧?〉,感覺他可能沒有融入班級群體,撇開本人意願,一般人似乎不太會去理一個默默做自己的事的人,感覺啦;再說,眼中世界與他人不同,也許會看到不一樣的東西〈妖怪除外〉,而且若是在小學的時光,小孩子說話可是更不留情,像是夏目小時候。現在的他會因為「和人做生意」而有交流,那麼,那些人〈有些應該是普通人吧?〉又是用什麼眼光來看待除妖師呢?
  關於下面這句話。
  
  難道你不曾從妖怪那兒吃過苦頭嗎?
  
  身為讀者,都知道夏目並不是沒經歷過一些災難,只不過在現在他身邊,有許多好人跟品行較好的妖怪陪伴,他才能成為現在的模樣以及維持那樣的想法;儘管有牽涉到本性問題,「夏目改變了」這點是不容忽視的,因為他也曾說過「我最討厭妖怪了!」,也許只是一時情緒的問題,但還是有過那種感覺。針對以上幾點,的場先生身邊的是什麼呢?且小孩子的思想尚未穩定而易改變,的場先生已經是大人了啊……,就算要改變,也是需要時間的。
  最後。
  
  「並不是所有人都是那麼幸運的,因此才有除妖師這項職業。」
  
  這句話,裡頭多少摻了我個人的想法,因為說實在的,並不是每個人都可躲過一劫的,像夏目、田沼同學、多軌和名取,能活到現在算是運氣不錯了吧;或許在某個地方,正有一個人因為「看不到的東西」而備受折磨。
  當然,我也沒有很贊同的場先生的作風,才在後面補上「──是指你救了我的事,雖然…雖然我並不認同你的做法。」。
  
  感覺寫分析這種東西要有很大勇氣呀〈因為非常主觀〉,主因是怕有一些很激烈的愛好者出現,所以貼這篇算是做好心理準備了,基本上我很怕那種言詞激烈的人,因為我很不會〈也不愛〉跟人吵架,雖然我想應該沒有人會理我吧,大概。
  之後,還會寫一篇以夏目為中心的版本〈指故事〉。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
禮夜
總編
總編
avatar

文章數 : 83
經驗值 : 31391
人氣 : 7
注冊日期 : 2010-03-09
來自 : 現實與虛幻的邊緣

發表主題: 回復: 【夏目】那孩子,微笑   周二 7月 06, 2010 12:23 pm

文情並茂的好同仁文

再加上了個人的寫法感想

非常完整的文學分享!!

非常期待您下一篇作品!!

好文值得獎勵 !!!
奉上人氣+1

~~和一點心意

[管理員訊息]: 經驗值+50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inkblot.888bbs.tw
Luolan
=墨客=
=墨客=
avatar

文章數 : 11
經驗值 : 29741
人氣 : 5
注冊日期 : 2010-06-05

發表主題: 回復: 【夏目】那孩子,微笑   周四 7月 08, 2010 1:41 am

謝謝(鞠躬)
被說是好文還真有些吃驚,
因為我對寫故事還沒什麼自信,
畢竟歷練還不夠。
然後先說一下,
我雖然會放上一些作品,
但回覆他人的作品可能會很少,
因為目前大家的作品幾乎是新詩,
新詩是我最弱的區塊,
有時可以說是到看不太懂的地步(面壁)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
夜夢
=墨客=
=墨客=
avatar

文章數 : 20
經驗值 : 30592
人氣 : 13
注冊日期 : 2010-03-11
年齡 : 24
來自 : 夢的灰色大草原

發表主題: 回復: 【夏目】那孩子,微笑   周四 7月 08, 2010 5:44 pm

唔...雖然夏目友人只看過一點點,不過真的有把感覺寫出來耶~

而且加入了個人分析也挺不錯的,讓人能夠了解你所表達的意思

同志,加油吧!!!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寒月
總監
總監
avatar

文章數 : 63
經驗值 : 31684
人氣 : 28
注冊日期 : 2010-03-09
來自 : 時間與空間的產地

發表主題: 回復: 【夏目】那孩子,微笑   周五 7月 09, 2010 6:55 pm

Luolan 寫到:
謝謝(鞠躬)
被說是好文還真有些吃驚,
因為我對寫故事還沒什麼自信,
畢竟歷練還不夠。
然後先說一下,
我雖然會放上一些作品,
但回覆他人的作品可能會很少,
因為目前大家的作品幾乎是新詩,
新詩是我最弱的區塊,
有時可以說是到看不太懂的地步(面壁)

呵呵...那真是對不起啊
我正在為短篇小說努力當中>.<

或許該面壁的是我= =|||
因為沒看過原著
很多同人文根本看不懂 Crying or Very sad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Luolan
=墨客=
=墨客=
avatar

文章數 : 11
經驗值 : 29741
人氣 : 5
注冊日期 : 2010-06-05

發表主題: 回復: 【夏目】那孩子,微笑   周二 7月 13, 2010 1:00 am

To夜夢
夏目友人帳很好看、很治癒≧v≦/ˇ(大推)
因為是第一次寫同人文,
很怕沒有將故事詮釋得很好,
聽到妳這樣說就安心了。
(因為貼在其他地方,沒有回應所以不知道寫不寫得好。)

To寒月
不用道歉啦,
因為我自己也差不多(拖稿中),
而且「新詩」的問題是我自己能力不足。

有時沒看過原著,
的確會看不懂;
不過,
這部我個人十分推薦≧v≦/ˇ
回頂端 向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
 
【夏目】那孩子,微笑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墨浪文學網  :: 墨林論劍。誰與爭鋒 :: 同人專區-
前往: